甜梦文库 - 言情小说 - 女尊之我主天下在线阅读 - 发串了呜呜不好意思,宝贝们我后面替换成新的番外!抱歉抱歉!

发串了呜呜不好意思,宝贝们我后面替换成新的番外!抱歉抱歉!

    马术比赛越来越激烈,三个人看着彼此的动作,心中都被激出了火气。

    他们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夸张、精彩。

    完美精壮的身体、流畅的肌rou线条,还有私密处的风光通通被魏烟看了个遍。现在恐怕就算是他们自己都没有魏烟了解他们的身体。

    等到马术比赛结束的时候,关城胯下粗壮的大roubang肿胀不堪、青筋爆起,yin靡的saojiba眼子里面溢出的yin水,都将他的大腿根还有马鞍弄得濡湿一片。

    萧勃和明长风也是一样。

    两人身体青涩、干净,比不得关城这已经开了荤的saojibayin荡。胯下粗壮硕大的大roubang只是在魏烟炙热的目光下,也肿胀成了硬邦邦的一大根。

    三个人骑着马回到了魏烟的面前,然后默契的从马上下来。

    他们三个并不避讳胯下yin邪勃起的大roubang被魏烟看见,在他们的记忆中,赤裸着身体表演完马术比赛之后,胯下的大roubang变硬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毕竟在运动完之后,男人的身体本就会气血上涌。

    关城裸着身体跑过来,兴冲冲问道:“烟烟!你看我们三个谁更厉害!”

    他跑动的时候,胯下那根yin荡流水的大roubang就在胯间一晃一晃的,透明的yin水从粉红的saojiba眼子里面飞溅在各处。

    萧勃和明长风也随之而来,期待的看着魏烟。只是在魏烟炙热的目光下,不自在的萧勃又偷偷挡了挡自己的胯下,生怕魏烟觉得他的身体细皮嫩rou的,不如关城和明长风的威猛。

    魏烟摸着下巴,仔细用眼睛jianyin着这三个人的身体。

    他们骑马后,身体都热了起来,一股子雄厚的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扑面而来。他们漂亮、年轻的身体上都覆上了一层性感的薄汗,看起来更加诱人了。

    魏烟装作认真思考,然后纠结道:“你们都各有各的精彩之处。阿城的动作难度最高,萧勃的速度最快,长风的姿势最好看,我真的有些分辨不出来谁才是最厉害的。”

    “啊?这...”关城沉思一会,拍手道:“那就再比!”

    他一定要让烟烟知道他是最厉害的那个!

    萧勃疑惑,“再比什么?”

    “比射箭!比武功!比力量!什么都比!”

    魏烟好似为难,“也行吧。”

    “那就先比一比,扎马步!”

    明长风赤裸裸的站在原地,只觉得全身上下的都不自在。他还是不习惯光着身体说话,他不自在道:“我们是不是得先把衣服穿起来...”

    魏烟这时好像才注意到他们没穿衣服一样,她指了指放衣服的地方,连声道:“对!先穿上衣服吧。”

    关城几个顺着魏烟小手指得方向一看,那地方七零八落的散着几件衣服,有的衣服甚至都沾上了不少泥土。

    魏烟:“……”

    这真不是她干的。

    不过正和她的意思,衣服脏了,他们不就没得穿了。

    魏烟‘懊恼’:“哎呀,都是我没注意,让衣服掉下来了!”

    关城连忙道:“没事儿,肯定是风吹下来的。我们看看还有没有能穿的。”

    几个人走过去,弯下腰捡衣服。这弯腰的动作又让魏烟饱了一次眼福,将他们胯下最私密的sao屁眼子都看了个遍。

    地方的大部分衣服都沾上了泥土,这几位身份尊贵的小少爷肯定不会穿这样的衣服。他们只能找到还算干净的几件,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关城还算幸运,他的衣服被弄脏的地方最少。他将全身上下都穿戴整齐,只是上半身少了一件亵衣。敞开的外衫下,他鼓鼓囊囊的胸肌和紧致的腹肌一目了然。

    萧勃和明长风就没有这么幸运。

    萧勃的衣服和裤子上面都沾满了泥土,只有最贴身的亵裤是干净的。没有办法,他只好穿上了亵裤,有总比没有强。这亵裤有点紧,萧勃胯下的roubang和卵蛋又硕大无比,隔着亵裤,魏烟都能清楚的看到萧勃大roubang和卵蛋的形状和轮廓。

    明长风更倒霉,他的所有衣服几乎都脏了。

    但是他总不能不穿衣服,他只好强忍着心中的别扭,挂着空档穿上了沾着泥土的外裤。

    魏烟站在他的旁边,都给他出馊主意。

    “长风,要不你将这一片弄脏的地方撕下来?反正在大腿外侧,你撕下来了,别人也看不见你哪里...”

    明长风脸一红,他听出了烟烟未尽之语。

    在大腿外侧,就算是撕掉了这片,也只能看见他的大腿根,看不见他私密、纯洁的大roubang和卵蛋...

    身为男子,而且还是他这样从小就被礼义廉耻教诲的世家公子,就连大腿也不应该被人看见的...但是烟烟刚才都已经看见了他的全身,知道了他最私密的大roubang和卵蛋长什么样子。烟烟还是他的好朋友,现在就算是给烟烟看看大腿也没有什么吧...

    关城还在烟烟的面前露着奶子呢,萧勃那亵裤什么都挡不住,roubang和卵蛋的轮廓都能被看得清清楚楚。

    明长风沉思了片刻,就顶着一张红晕弥漫的俊脸,撕下了自己外裤的一片布料。

    只是他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撕拉的力道不小心大了一点。他一惊,连忙查看,幸好,那口子只是大了一点,从他的角度看不到什么。

    但是他不知道,在他走动间,他胯下的大roubang和卵蛋就会数次在这道口子下闪过,魏烟能欣赏到他大roubang上面的每一处。

    “来!我们比扎马步!”

    关城积极道。

    萧勃和明成风穿着不自在的衣服,别扭的回了一句。

    然后就都开始扎起了马步。

    关城上半身赤裸,两团结实、鼓胀的大奶子在日光下泛着yin靡诱人的光。他的下半身整整齐齐,只是扎马步的姿势让他大腿中间沉甸甸的一大团都突兀的垂了下来,yin邪的抵在裤裆。魏烟隔着亵裤也能看出他胯下的硕大。

    萧勃只穿着亵裤,他的亵裤紧身,roubang和卵蛋轮廓清晰,甚至颜色都从轻薄的亵裤中透了出去。

    明长风穿着亵裤,他端着的扎着马步,丝毫不知道他的私密地方就从他刚才撕掉的那个大口子里面露了出来,没有丝毫的阻碍,他的大roubang和大卵蛋就被魏烟近距离的看了个爽。

    这几个都是从小练武,扎马步都是基本功。扎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的身体还是稳稳当当的,没有一点累意。

    关城看了看,突然觉得有点奇怪。

    他们之前不是想着来这里打猎吗?怎么就...都衣衫不整,赤身裸体扎着马步了。

    萧勃和长风,他们怎么都...

    他们知不知道现在他们的大roubang和sao卵蛋烟烟一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关城心中别扭,他暗自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裤子,让裤子变紧贴在了他粗壮的大roubang上面。他roubang的轮廓和大小,也一下就变得清晰可见。

    关城暗道,他胯下的大roubang已经被烟烟被jian了,他已经是烟烟的人,他才是最有资格给烟烟看大roubang的人!

    三个人在这里扎马步的时候,一瘸一拐、走路姿势别扭的图若望也终于找到了他们。

    图若望都快把整个马场给转了一遍了。

    他抹了一把汗,他们怎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真是让他好找。他刚才射得红肿的大roubang在走动间被亵裤摩擦的又难受了起来。

    等他走近,看着关城、萧勃还有明长风现在的样子后,微微一愣。

    “你们这是?”

    魏烟开心道:“若望,你来了!”

    关城、萧勃和明长风也纷纷和图若望打了个招呼。

    他们在图若望的视线下,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羞涩...明明他们就是在正经的比赛扎马步啊,顶多就是身上的衣服有点不整齐...

    魏烟拉着图若望坐下,解释道:“他们在比赛扎马步呢。”

    图若望愣愣的,“那他们的衣服?”

    “那是不小心弄脏了!”

    明长风眼神闪烁,面色绯红,抢答道。

    他端正的扎着马步,丝毫不知道他胯下yin荡、肿胀的大roubang就在他撕开的那口子下,颤抖抽搐。这yin靡的样子,不止魏烟可以看见,就连图若望也看得一清二楚。

    关城急切的想要在魏烟的心中证明他是最厉害的,他道:“若望,你要不要也来比比?”

    若是在平时,以图若望积极的样子,定然是要来凑热闹的。但是今天,图若望身体一僵,尴尬道:“不了,不了,我今日有点不舒服。”

    他胯下的saojiba眼子现在还在疼呢。若是扎马步的的话,亵裤一定会蹭到他的sao马眼儿的。

    他安静的坐在魏烟的身边,看着魏烟欲言又止。

    魏烟恋恋不舍的将视线从关城几人yin荡的胯下移开,看着图若望关心道:“若望,怎么了?”

    明明生病了,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图若望却莫名的不想被自己的几个兄弟知道他这件事。他贴在魏烟的耳边,小声道:“烟烟,我那个地方...好疼...”

    魏烟眉头一挑:“大roubang又硬了?”

    图若望脸红:“不是...是前面...前面的sao马眼儿...肿了。要不...你摸摸?你摸摸就知道了。”